香港人清酒・緣起


好想同大家分享 #香港人清酒 的故事。

自從政府計劃要安排區議員宣誓開始,我哋知道選舉呢條路已經走到盡頭,如果要繼續參與公共事務, 首先就要自己企得定,搵到生活上嘅出路。有次同良心小店老闆飲酒,佢向我哋介紹日本一些支持香港人嘅酒莊,話可以幫我哋聯繫入貨。喺介紹過程裏面,令我回憶起一本日本漫畫《夏子之酒》,漫畫係1994年出版,而我第一次睇係1997年。有趣的是,早兩日朋友請我飲清酒,也提到《夏子之酒》這套漫畫,令到回憶起那段歲月。
那年我剛入讀中文大學,香港剛剛回歸,對於未來既迷惘亦充滿憧憬。我同漫畫主角夏子一樣,嚮往着更好嘅未來,對只係沉溺於過去嘅無論係人定係事,充滿厭惡,好想逃離。
夏子選擇離開重病嘅哥哥,去到東京希望透過廣告宣傳,將家鄉嘅米同酒,發揚光大。而我則選擇參與香港的社會運動和內地的扶貧教育做義工,十年後更全職投入內地工作,那時既想逃離香港,希望在內地能幹一番事業。

「你一定要回來看看。夏子,黃金色的稻穗,黃澄澄的一大片呢。」
「妳啊,我知道,很喜歡這裡。」
「妳一定會回來的,這是妳的土地。」
每次睇到哥哥與夏子道別的那一段,我都會喊。年少時不懂得,以為自己是夏子,人到中年,我終於明白點解會喊,其實,我是那個病重的哥哥。

而這套漫畫裡,提到機械化取代人手造的清酒,漸漸地成為主流,那些小型的酒造,就像夏子和哥哥所堅持的,以有機裁培的「龍錦」酒米,用人手工釀造出日本第一的吟釀酒,其實活得很艱苦。但哥哥直到病死都沒有放棄,而且相信夏子會回家繼承他的遺志。

就如我向大家推薦的這支清酒,她是那些名為「藏人」的造酒者,花了大半生研究,以純手工的技藝,希望向世人傳達溫暖和感動,縱使被主流巿場(自動化生產)排擠也在所不惜。

「要獲得誇獎很容易,可是讓人感動很難。」
我年少時總覺得,只有日本才能有這樣的堅持和感動。自19年之後,已經年過四十的我,卻在香港找到同樣的感動和堅持。

謝謝你們。
你們啊,我知道,很喜歡這裡。
你們一定會回來的,這是你的土地。